• 春雨纷纷酒肆无人逗留 风敲棱窗遥望古巷口 暮色和着清酒虔诚的守候 一曲水调歌头谁还在弹奏 灯火阑珊我饮一碗清愁 岁月无声相思不肯走 旧时风月无端涌上我心头 小楼独倚莫道还忆离人酒 春雨入酒醉倒隔岸的杨柳 浓墨挥洒我寂寥难收 纸上【青玉案】还未写就 落笔叹一句烟罗太瘦 春雨入酒醉倒隔岸的杨柳 余生还忆曾经的温柔 落寞鬓如霜笙歌不休 红尘无缘泪湿青衫袖
  • 春雨纷纷酒肆无人逗留 风敲棱窗遥望古巷口 暮色和着清酒虔诚的守候 一曲水调歌头谁还在弹奏 灯火阑珊我饮一碗清愁 岁月无声相思不肯走 旧时风月无端涌上我心头 小楼独倚莫道还忆离人酒 春雨入酒醉倒隔岸的杨柳 浓墨挥洒我寂寥难收 纸上【青玉案】还未写就 落笔叹一句烟罗太瘦 春雨入酒醉倒隔岸的杨柳 余生还忆曾经的温柔 落寞鬓如霜笙歌不休 红尘无缘泪湿青衫袖 >>
  • 来源:blog.sina.com.cn/s/blog_14d686e1e0102wszg.html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 来源:www.mafengwo.cn/i/5323174.html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 来源:www.mafengwo.cn/i/5323174.html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 来源:www.mafengwo.cn/i/5323174.html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 来源:www.mafengwo.cn/i/5323174.html
  • 傲骨 -一世风雅系列- -记姜夔- 策划:云卿夏【太古遗音】 选曲:小旭音乐《三生七世》 填词:佛卿【瞳话剧团】 演唱:安澈 后期:果子 海报:绾裳 思赋锦绣诗词中 一句一玲珑 铺纸提笔研墨浓 一笔一惊鸿 雪中红梅凌寒而盛 无畏霜重 花下抚琴醉拥清风 洗去凡庸 傲骨谁能懂 本是天上僧 奈何多情种(三声) 不信诸相皆空 转投作红尘一条游龙 长吟四方动 疏影清辉笼 暗香悄浮动 新谱弹作旧声 傲骨有谁能懂 初雪稍晴天光融 山寺响晨钟 拾阶而上秉佛灯 焚香褪尘庸 纵歌抚弦悠悠琴声 诗酒一生 茕茕孑立风霜入梦 独饮
  • 傲骨 -一世风雅系列- -记姜夔- 策划:云卿夏【太古遗音】 选曲:小旭音乐《三生七世》 填词:佛卿【瞳话剧团】 演唱:安澈 后期:果子 海报:绾裳 思赋锦绣诗词中 一句一玲珑 铺纸提笔研墨浓 一笔一惊鸿 雪中红梅凌寒而盛 无畏霜重 花下抚琴醉拥清风 洗去凡庸 傲骨谁能懂 本是天上僧 奈何多情种(三声) 不信诸相皆空 转投作红尘一条游龙 长吟四方动 疏影清辉笼 暗香悄浮动 新谱弹作旧声 傲骨有谁能懂 初雪稍晴天光融 山寺响晨钟 拾阶而上秉佛灯 焚香褪尘庸 纵歌抚弦悠悠琴声 诗酒一生 茕茕孑立风霜入梦 独饮 >>
  • 来源:5sing.kugou.com/fc/14221458.html
  •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认识杭州,是在白乐天的词里: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能不忆江南。 长大后知道杭州声名在外一大部分是因为有一个西湖。西湖是上天馈赠给杭州的一个梦,南宋的都城已经深深埋葬在这个城市的底下,但从城市摇曳的春光里依旧看到了700百年前皇城根下的同一片湖山。江南还是瘦竹万竿的江南,杭州还是雨打芭蕉的杭州,西湖还是清山秀水的西湖,隐匿在杨柳岸,晓风残月的风光里顾盼生姿,妩媚多情。  (图解:传说西湖中曾经有金牛踏波涌出,所以西湖有个别名叫金牛湖。金牛出没的地方,就是现在
  •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认识杭州,是在白乐天的词里: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能不忆江南。 长大后知道杭州声名在外一大部分是因为有一个西湖。西湖是上天馈赠给杭州的一个梦,南宋的都城已经深深埋葬在这个城市的底下,但从城市摇曳的春光里依旧看到了700百年前皇城根下的同一片湖山。江南还是瘦竹万竿的江南,杭州还是雨打芭蕉的杭州,西湖还是清山秀水的西湖,隐匿在杨柳岸,晓风残月的风光里顾盼生姿,妩媚多情。 (图解:传说西湖中曾经有金牛踏波涌出,所以西湖有个别名叫金牛湖。金牛出没的地方,就是现在 >>
  • 来源:go.ly.com/youji/1152025.html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 来源:www.mafengwo.cn/i/5323174.html
  • 杭州之行算是不紧不慢的结束了,一路走下来总算有了点来过杭州的赶脚。下次若是再遇人谈起,心虚的感觉就能少去一半了。六点到候车室候车,原本以为提前20分钟就能放行验票,可一直等到6点20分左右还是没有开始检票的意思,我不免有点不耐烦起来,不过身后的两位女士可能耐心比我更差,开始数落起来。其中一个说我这次来对杭州的印象实在太差了,什么都不好,西湖看着也没什么好,还没有咱的黄浦江好呢,依我看,跑了那么多地方,就上海好,深圳也蛮好,不过还是上海最最好!另一个附和道就是就是,还说杭州是上海的后花园,算了吧
  • 杭州之行算是不紧不慢的结束了,一路走下来总算有了点来过杭州的赶脚。下次若是再遇人谈起,心虚的感觉就能少去一半了。六点到候车室候车,原本以为提前20分钟就能放行验票,可一直等到6点20分左右还是没有开始检票的意思,我不免有点不耐烦起来,不过身后的两位女士可能耐心比我更差,开始数落起来。其中一个说我这次来对杭州的印象实在太差了,什么都不好,西湖看着也没什么好,还没有咱的黄浦江好呢,依我看,跑了那么多地方,就上海好,深圳也蛮好,不过还是上海最最好!另一个附和道就是就是,还说杭州是上海的后花园,算了吧 >>
  • 来源:you.ctrip.com/travels/hangzhou14/2176935.html
  • -柳絮- 看到飘扬的一条条绿即刻想起未若柳絮因风起的告诉小编我不是一个人!!!看到镜湖初出的柳树嫩芽,想起中学与同班在树下的构画和未圆的梦想。回忆太多太满,“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
  • -柳絮- 看到飘扬的一条条绿即刻想起未若柳絮因风起的告诉小编我不是一个人!!!看到镜湖初出的柳树嫩芽,想起中学与同班在树下的构画和未圆的梦想。回忆太多太满,“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 >>
  • 来源:photo.univs.cn/xwc/2016/0321/1129271.shtml
  • 在河边跑步的时候,看到一对中年男女,男人走在前面,女人穿着高跟鞋走在后面。女人停下来说,你慢一点,等等我。男人一脸的不耐烦,你走快一点。两个人继续走,还是一前一后。女人声亮提高,你个混蛋,你就不能走慢些。男人没有吭声,继续往前走着。我跑远,顺着风声,还是传来女人的骂声。 吵架是一种习惯,经常吵,就收不住了。 我曾经有过这样一段日子,直到豆子脸色发青,胳膊发麻,心脏病发作。 从那以后,我就有了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以前有些话,想说就吐露出去,现在,说之前会想一想,于是就沉默了。 30岁前,向往追求幸福,40
  • 在河边跑步的时候,看到一对中年男女,男人走在前面,女人穿着高跟鞋走在后面。女人停下来说,你慢一点,等等我。男人一脸的不耐烦,你走快一点。两个人继续走,还是一前一后。女人声亮提高,你个混蛋,你就不能走慢些。男人没有吭声,继续往前走着。我跑远,顺着风声,还是传来女人的骂声。 吵架是一种习惯,经常吵,就收不住了。 我曾经有过这样一段日子,直到豆子脸色发青,胳膊发麻,心脏病发作。 从那以后,我就有了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以前有些话,想说就吐露出去,现在,说之前会想一想,于是就沉默了。 30岁前,向往追求幸福,40 >>
  • 来源:blog.beimeicn.com/blog_anjing319/p_full/173107.html
  • ☀ 中国好诗词,风雅颂古今!中国好诗词打造最纯粹的诗词分享平台!品读、鉴赏经典诗词歌赋,分享、交流精美原创文学。不一样的文学阅读体验,不一样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欢迎各位关注,同时也欢迎各位投稿!  春风渐暖,柳叶抽芽,小草冒头,燕语呢喃。清清的河水,依依的垂柳,暖暖的春风,总是令我们情不自禁陶醉,醉在柳烟里,醉在微风里。 咏柳 唐-贺知章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此诗借柳树歌咏春风,把春风比作剪刀,说她是美的创造者,赞美她裁出了春天。诗中洋溢着人逢
  • ☀ 中国好诗词,风雅颂古今!中国好诗词打造最纯粹的诗词分享平台!品读、鉴赏经典诗词歌赋,分享、交流精美原创文学。不一样的文学阅读体验,不一样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欢迎各位关注,同时也欢迎各位投稿! 春风渐暖,柳叶抽芽,小草冒头,燕语呢喃。清清的河水,依依的垂柳,暖暖的春风,总是令我们情不自禁陶醉,醉在柳烟里,醉在微风里。 咏柳 唐-贺知章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此诗借柳树歌咏春风,把春风比作剪刀,说她是美的创造者,赞美她裁出了春天。诗中洋溢着人逢 >>
  • 来源:blog.sina.com.cn/s/blog_16e16be950102wvsc.html
  • 马远构图多用边角形式,夏圭常以半边景物表现空间,故有马一角,夏半边之称   本报记者/徐小青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溪阴深处,山中闲行,看苍松古木丛生、流水低吟远去这幕令多少人心向往之的情景,正可在南宋山水画大师李唐《坐石看云》中得到逼真呈现,也让我们再次体会到宋人画图,如同画诗的古雅与悠然。   不久前,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文艺绍兴南宋艺术与文化特展。众多珍贵展件不但包括李唐的《坐石看云》、《江山小景》,还有同为南宋四大家的马
  • 马远构图多用边角形式,夏圭常以半边景物表现空间,故有马一角,夏半边之称   本报记者/徐小青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溪阴深处,山中闲行,看苍松古木丛生、流水低吟远去这幕令多少人心向往之的情景,正可在南宋山水画大师李唐《坐石看云》中得到逼真呈现,也让我们再次体会到宋人画图,如同画诗的古雅与悠然。   不久前,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文艺绍兴南宋艺术与文化特展。众多珍贵展件不但包括李唐的《坐石看云》、《江山小景》,还有同为南宋四大家的马 >>
  • 来源:zjgqjz.llshuhua.com/shuhua-read-article-5457.html
  • 同样,位于解放桥西头的南侧河边,紧靠桥身,也有棵这样经冬不败的垂柳,只是枝叶不如桥东头的那棵茂盛,其南边的垂柳也是渐黄渐枯满城垂柳,据我观察,就解放桥头的这两棵还绿着,其他地方的几乎都已经掉光柳叶,即使残存少量叶片的,也都发黄发枯了报料人介绍,他也觉得解放桥柳树好神奇对于解放桥南侧这两棵仍顽强绿着的柳树,绿化专家孙如竹如是分析记者随后从解放桥沿古运河向北,发现河边的垂柳大 [详细]
  • 同样,位于解放桥西头的南侧河边,紧靠桥身,也有棵这样经冬不败的垂柳,只是枝叶不如桥东头的那棵茂盛,其南边的垂柳也是渐黄渐枯满城垂柳,据我观察,就解放桥头的这两棵还绿着,其他地方的几乎都已经掉光柳叶,即使残存少量叶片的,也都发黄发枯了报料人介绍,他也觉得解放桥柳树好神奇对于解放桥南侧这两棵仍顽强绿着的柳树,绿化专家孙如竹如是分析记者随后从解放桥沿古运河向北,发现河边的垂柳大 [详细] >>
  • 来源:plant.cila.cn/zhiwuku/chuiliu/
  • 引文:忘了究竟是谁先说起要去扬州,然后就真的这么去了。临上火车的前1小时,我还在火急火燎地蹲在家里抱着电脑还文字债,后一小时就已经坐上了南下的火车跟同箱的陌生人打趣。列车熄灯后,忽然莫名地被这场旅行逗乐,想起有位NJ朋友每期节目前的开场白:愿我们既能够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Ps.
  • 引文:忘了究竟是谁先说起要去扬州,然后就真的这么去了。临上火车的前1小时,我还在火急火燎地蹲在家里抱着电脑还文字债,后一小时就已经坐上了南下的火车跟同箱的陌生人打趣。列车熄灯后,忽然莫名地被这场旅行逗乐,想起有位NJ朋友每期节目前的开场白:愿我们既能够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Ps. >>
  • 来源:360.mafengwo.cn/travels/info.php?id=5444323
  • 12、旱柳:杨柳科落叶乔木,树冠卵圆形或倒卵形,枝条直伸或斜展,叶披针形或线状披针形。喜光、不耐阴,喜水湿,耐旱。在干瘠沙土、低湿河滩和弱盐碱地上均能 生长,但以肥沃、疏松、潮湿土壤最为适宜,在粘重或重盐碱土壤上生长不良。生长快,萌芽力强,根系发达,耐长时间水浸,干皮生气根,旱春发芽。扦插易生 根,也可用播种、压条、分蘖等法繁殖。 2 13、枫杨:胡桃科落叶乔木,枝具片状髓,裸芽密被褐色毛,下有叠生无柄潜芽,羽状复叶,叶轴不翼,长椭圆形,缘有细锯齿,果序下垂,坚果近球形,具2长圆形或 长圆状披针形之果翅
  • 12、旱柳:杨柳科落叶乔木,树冠卵圆形或倒卵形,枝条直伸或斜展,叶披针形或线状披针形。喜光、不耐阴,喜水湿,耐旱。在干瘠沙土、低湿河滩和弱盐碱地上均能 生长,但以肥沃、疏松、潮湿土壤最为适宜,在粘重或重盐碱土壤上生长不良。生长快,萌芽力强,根系发达,耐长时间水浸,干皮生气根,旱春发芽。扦插易生 根,也可用播种、压条、分蘖等法繁殖。 2 13、枫杨:胡桃科落叶乔木,枝具片状髓,裸芽密被褐色毛,下有叠生无柄潜芽,羽状复叶,叶轴不翼,长椭圆形,缘有细锯齿,果序下垂,坚果近球形,具2长圆形或 长圆状披针形之果翅 >>
  • 来源:www.yanlinghm.com/yuanyi/show-2988.html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 我一个人紧张兮兮地出现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在乌鲁木齐大巴扎旁边找了一个住宿,下楼时发现乌鲁木齐下雨了。 一家暗黄灯光的餐馆里,叫好砂锅坐下等待,同桌的新疆女人问我喝茶吗?他们夫妻俩对我笑,看到他们这样纯真、热情的笑,那一刻,来自火车站、各种传闻、街头要安检的店带给我的所有的紧张感,顿时在这笑容里烟消云散。 是第二天的火车去喀什。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排队等待上车的时候,看到前面一个男孩子,心里想了句,这男孩好像俄罗斯人。想不到,上了 >>
  • 来源:www.mafengwo.cn/i/5323174.html